18030684464

028-6929-6676

您所在位置:首页 > 游记攻略
阿刁眼里雪后的千佛山
有位背包客前辈说:每次旅行都是一次新生,身边遇到的新鲜事儿,不同的风景人情,激发出了大脑里蕴藏已久的θ波,帮你剥落长久在喧嚣中结成的多少有些麻木的外壳。就连天空都越往上越蓝,空气也逐渐变得可以敞开了呼吸。
在vice上看到过一篇关于某社会实验的报道,实验大概就街头挂了一块黑板,上面写着:你最后悔的事是什么?陆陆续续有人写 上的自己的遗憾,他们有:后悔没拿到MBA,没有走出舒适区,没有追某个人,没有去某国旅游,后悔…. 黑板逐渐被各种人生故事铺满,不论写下它的人是谁,无论他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哪个人种,你会发现所有后悔的事都有一个共同点:它们是关于没抓住的机会、没说出口的话、没去追寻的梦想。
真正让你后悔的不是你做过什么,而是你在那时刻没做什么。
有人问阿刁为什么非要去千佛山,某眉山名气不是大得多?其实对于阿刁来说还真没多大理由,就和追女孩一样,非要让你说出一个喜欢她的理由多少是有那么一点勉强的。非得说出理由的话那就是距离绵阳比较近(80公里左右),然后比较古老吧,据说形成于侏罗纪第四纪冰川活动期间,山顶的寺庙也是始建于唐朝,重修于清朝,以及是千佛山战役指挥所。想要一睹这个饱经战乱沧桑却依然秀丽的千佛山真容。
对于一个从小生活在南方的阿刁来说,雪是相当稀奇的。在路上,阿刁问同行的也都是南方的小伙伴们:你们什么时候看到过雪啊?小伙伴们讲曾经有看过的雪。可是啊,他们都能依稀的记住当时的年份,以及细细道来那时美景的细节。更有朋友能说出当时的准确日期。所以这次上千佛山的他们的心情也就毋庸赘述了。
 
其实在这次去千佛山之前,阿刁还和室友来了场真正意义上的说走就走的千佛山之旅。当天本以为和往常一样,睡到了中午,起床洗漱吃饭打游戏(已放假),可这时阿刁冷不丁的冒了一句,今天太阳真好,咱们骑车去爬山吧!可能是早上,人总是在早上最容易心血来潮,特别是在阳光明媚的时候。室友们纷纷同意,也许是对自己颓废的假期生活找出一丝慰藉。就这样,四个小伙子骑上了开始了他们说走就走的旅行。对于未知的旅途,他们心里只有毫无依据的憧憬。青年的他们有个通病,脑袋的比热容极小,容易发热。网上有句话,间歇性踌躇满志大概就是这意思了。间歇性努力学习,间歇性追求ABCD,间歇性积极向上。也不管怎么说,他们总算有这个说走就走的勇气,并不是完全说说而已。去的路上,他们像个神经病人一样欢呼高歌,趁着脑袋里的余温尽情的燃烧喉咙。阿刁虽然个子不高,年龄也不大。但在这种小群体里,他总是扮演一个决策者,一个leader。当然只是在阿刁给我这样说,权当他自己的意淫罢了。阿刁戴着耳机,高德地图持续为他导航,这就是他的车始终在队伍的最前面的理由。当他们进入了千佛山群之中,本要冷却的脑袋立马又热了起来,就像在峡谷中间行进一般,山峰笔直的挺在路的两边,至少得有七十度。可就如将死之人的回光返照,脑袋里的燃料被烧尽,余下的只有回到现实对行程安全的“深思熟虑”。当时处于寒冬12月,当太阳下山,骑着摩托车的阿刁冷的手快没了知觉,他们知道,如果再不到达目的地或者找到有人家的地方,他们也许会冻死在路上。在一个三岔路口他们停下了,阿刁依然镇定的打开地图,他的手打开屏锁比往常慢了快一倍。一如既往自信的说还有30公里就到了,再坚持坚持。C这时候说他的车快没油了,担心没到山脚就熄火。在商量过程中,看到了一辆客运车,紧接着他们问了一个拉着木材的三轮车师傅,师傅告诉了他们七公里外就有一小镇,那里有汽油售卖。谢过师傅后,四人都踏上了去小镇的路。果然,七公里也就十分钟的路程。初到小镇,都觉得有那么一丝荒凉,毕竟街上的确没几个人。饥寒交迫的他们买好了油就开始解决当务之急,肚子。四人决定大吃一顿,点了当地特色腊肉等几个大菜。刚进店人还挺多,十分纳闷。观察后才知道是有人家做酒,附近的亲友来赴宴所以才会这么多人。在等菜时,百无聊赖的阿刁细细的偷窥着村民们的吃相,染着一头红发的叼着烟的社会哥左手拿着烟,右手拿着筷子,旁边放了几个啤酒瓶,吹着他在在某东省的缤纷世界。右手夹着皮包,大背头的男人并不像电视里的大老板一样说看不起乡下的酒席菜品。只是嘴里一直讲,在某都市里根本吃不到这样的有着浓厚“乡村特色”的菜,这样没有农药的蔬菜,没喂饲料的猪肉是很健康的。村民根本都没在意他在讲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吃肉。在快结束时,几个村民用口袋把没吃完的鱼啊肉啊统统倒进了口袋。提着心满意足的离开了饭店。酒席结束后才发现原来饭店还放着陈奕迅的歌。四人吃完了饭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小镇的路灯一个都没开,只有零零碎碎的一点窗户透出来的灯光。他们找到了一家旅店住下,准备着第二天的行程。
第二天一大早,吃过早饭就向着地图里的千佛山进发。他们先是回到了之前的三岔路口,走了快半小时,路况越来越差。摩托车都只能勉强行进。阿刁问了一个路上的村民,村民告诉阿刁路走错了,这条路是去后山的路,行不通了。可阿刁不愿意接受自己带路带错的事实,他另愿相信是住在这里的村民记错了也不愿意相信是某德地图出了错,毕竟地图出了错也就代表阿刁错了。他们又一根筋的前进,直到遇到第二个路人。阿刁知道自己带的路的确是错了,意味着这二十多公里得返程再走。可事实就是这样,他们的承受能力也不至于这么低。回想起来阿刁都感到后怕,要是第一天傍晚C的车有油的话他们没准还会一直沿着这条错误的路走下去,那样可就麻烦大了。
阿刁和这个中年村民交流得知,他也要去昨晚住下的小镇。自认为自己热心的阿刁决定载他一程,阿刁十分佩服他徒步近30公里去小镇上给他老母亲买药,真正做到了百善孝为先。他们返程回到了之前的小镇,正准备再次进发,C打起了退堂鼓,他表明了自己不愿意再上山的观点,同行的F也表示同意。阿刁很无奈,毕竟自己的意愿不能强加到别人身上,要是可以强加,也许就没有第二次进山的旅程了。阿刁是一个固执的人,他还是决定要上山。C和F就在镇上等就是了。阿刁给我回忆说现在想想还是有些自私,自己要爬山却要求不愿意爬山的朋友等着他。不过友情也得这样,要大家都很客气的话,还算朋友吗?阿刁和P骑着摩托车向着千佛山驶去,不出阿刁所料的是山路确实险峻,可让阿刁没想到的是并没有心心念念的雪。固执的阿刁认为再高一点就有雪了,一直到了塌方路段,摩托车不能再走的路阿刁还是毅然决定步行,固执可见一斑。可最后打败阿刁的不是路途遥远,而是没了信念。一路上没看到雪的影子让他也觉得这次旅行注定失败。压死阿刁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被他威逼利诱和他同行的P说他也不想再往上爬了。于是阿刁完美的放弃了登山计划,灰溜溜的下了山,阿刁对我说那时他很是遗憾。
也正是这份遗憾,让阿刁在之后的生活里始终关注着全千佛山的资讯,他在微博搜索千佛山,找到之前上过千佛山的朋友取经,每当跳蚤街(校内一个信息发布平台)有人组织去全千佛山阿刁都要去关注一波,经常都是时间不凑巧。他想找朋友陪他一起去,找身边的朋友也都很不巧,他也想过一个人去,但毕竟海拔3000+又是极寒天气,为了安全阿刁放弃了一个人去千佛山的想法。
友情链接: 成都旅行社 成都旅行社 成都国旅
Copyright © 2010-2018 四川省中国国际旅行社有限责任公司双流西航港珠江路服务网点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蜀ICP备17025046号-2 网站策划:全美品牌